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借种(01-03)

借种(01-03)

(一)

感受到沈威热辣辣的眼光,温素素低下头,心中一阵狂跳,犹如鹿撞,再也没有往日一笑了之的大方。

在恍惚中,心绪回到了昨晚……

温素素属于那种典型的江南美女,1.62M的个子,一头长发用现下流行的韩式束起,白白的肌肤衬着秀丽的鹅蛋脸格外艳丽,一双大大清澈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秀气的鼻子加上性感的小嘴显得分外妩媚。

身材?那还用说,当然是一等,虽然没有夸张的胸部,但按照江南的标准衡量,也够得上一个词——丰满。

温素素和李浩结婚三年了,二、三天一次的频率不可算少,但不管怎么辛勤耕耘,在那片肥沃的土地上还是颗粒未收,温素素和李浩倒还没什么,可身边长辈的压力却让两人感到了窒息,无奈下,两人来到了医院检查,结果却是李浩——不育。

温素素和李浩知道结果后除了有一点遗憾外也没有感到沮丧,在他们看来,两人相亲相爱比别的什么都强,所以他们藏起了检查报告,仍旧过着他们的小日子。

江南的风气在靡靡中毕竟还有浓浓的传统——没有孩子的家庭不是完美幸福的家庭。身边长辈的压力没有解除,周边朋友的关心和玩笑也给了两人莫大的压力,这让两人感到了窒息的同时简直可说绝望……

两人曾起过领养的念头,可想到之后的压力李浩不寒而栗,看着结婚了三年的妻子,28岁的温素素正处于女人的黄金年龄,身边总有着大把男人在蠢蠢欲动,只是因为她大方的举止和得体的言语才没有使他们得逞。

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上李浩心头……

温素素在和李浩结识前曾有过一个亲密恋人,后来那个男人去了大洋彼岸,这段恋情才告终,温素素没有隐瞒这段历史,而李浩思想比较开通,认为两人相处重在相依相伴的岁月,何况他也曾有过不少的露水姻缘,所以并没影响两人感情。

‘素素,要不……要不你……要不你生一个吧?’

在一次欢爱后,李浩支吾了半响开了腔。

‘什么?’

温素素没听清楚。

李浩又鼓足勇气重复了一次,声音越来越轻,起码孩子有妻子的血脉,他如斯解释。

沉默……

许久……

温素素搂紧了丈夫……

‘你如果中意……中意哪个男人,你……你就别顾虑了……’李浩心中矛盾交集。

……

‘要不,我们上网上找一个?现在网上很流行找情人,这样没有顾虑。’李浩见妻子不语,只得自己出点子。

‘不,我无法和陌生的男人做那种事。’

温素素轻轻的回答。

李浩听出妻子话语中的坚决,也陷入沉默中。哪个男人希望带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本想在外地以偷情的名义找一个男人,事后再无瓜葛,可如今妻子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除非是淫妇,或者是自暴自弃,否则确实没有几个女人会欣然和陌生人做爱。

‘做的时候小心一点,别让别人抓住把柄……’思虑再三,李浩同意了妻子的要求。

……

(二)

沈威毫不掩饰自己的眼光,自从自己在二个月前跳槽来到这个单位,最吸引他目光的就是这个风姿绰约的少妇,

那典型的江南美女的气质让阅人彼多的他也起了安定的念头,只是知道她已花落别家,空有一腔遗憾,不过这样也好,谁知道今后会不会有更好的际遇呢?

江南,实在是已经给他过太多惊喜了。

想归想,在碰到更好的际遇之前,先尝尝这道美食,这一定会是一个美好回忆的,沈威心中这样想,也这样做了,但交往了这么长时间,温素素始终和他保持着一段适中的距离,没有让他得逞,使他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失去了吸引力?要知道他以前泡妞可从来没有这样费力过。

不过,看到今天美女的反应,沈威欣喜的发现自己功夫没有白费,(自做多情?)也许该再加把火,他彷彿看见温素素在他跨下呻吟的淫霏情景,顿时下身支起了高高的帐篷。

〈看周围没有人注意到他的丑态,沈威松了口气:还好,差点出丑。

慢慢平复帐篷不提(呵呵)。

其实,在温素素的心中并不是没有对沈威动心过,他高高的个子、洒脱的气质、不俗的谈吐、英俊的容貌,这些都使他成了香饽饽。但她心中已有了一个支柱,一个不亚于他的男人,一个将一生相携的伴侣,所以她选择了拒绝。

昨晚,自从李浩挑明态度后,温素素第一个在脑海里跳出的名字就是——沈威,但很快否决了,她不想卷入感情的漩涡中无法自拔,何况这样的钻石王老五正是众多女人关注的目标,聪明的她可不想成为众人背后指点的话题,更不想图一时的愉悦,而牺牲一生的幸福。

∩怜的沈威……(默哀中)

于是……沈威,也许是朋友,但决不会是情人,也许连朋友也没得做(抢答题:男人和女人之间没有纯粹的友谊——谁的名言?)

QQ情缘,温素素压根不去想像,这简直无法接受。

她知道丈夫担心的是什么,身为过来人的她十分地清楚:女人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但她认为心态才是最重要的,而她的心早拴在了丈夫身上,如今只是逢场作戏而已。

慢慢来,这种事可遇不可求,她不想委屈自己,总会有合适的人选的,温素素平复了自己的心态,在她站起身时,同事们看到的又是一个落落大方、浅笑兮兮的美女。

……

(待续)

(三)

‘素素,下班一块去聚餐。’

下午快下班时,沈威那张嬉笑的俊脸又出现在温素素的眼前。

‘是呀,素素,一块聚一聚,大伙一块热闹一下。’

好像预料到她会拒绝,旁边同事们的起哄把温素素未开口的话堵了回去。

‘好吧。’

对这种搞好同事关系的团体活动她还是乐意参加的。

……

时间:晚上。

地点:酒店餐厅包厢。

嘲:一堆人在大口喝酒、吃菜,不时说着笑话和一些琐事。

配音:干杯声和笑声。

猜想丈夫此时的想法,温素素不禁有一种好笑又神伤的感觉:刚才打电话给李浩,告诉他今晚同事聚餐,可能要晚一点回家时,他在电话里久久不语,好一会儿才应了一声,她知道丈夫心里在猜什么,但刚才同事众多,她也没法解释。

“回去再说吧。”温素素轻叹了一下。

“这件事和妻子摊开已两个多星期了,难道妻子同意今晚就要让别的男人分享她迷人的肉体了?那幸运的家伙会是谁呢?”以前从不吸烟的李浩边想边顺手又点上了一支新买的香烟……

“好美……好白哦……”坐在温素素对面的沈威一边看着对面美少妇胸口露出的一眸雪白,一边暗自流着口水感叹……

回过神来的温素素感觉了对面色狼的目光所系,虽说自己已把他否定,但被男人瞩目却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暗自得意的事,何况还是一个比较优秀的男人,想着,脸上不禁浮上了红晕,好像……好像下身也有了一种湿湿的感觉。

“我这是怎么啦?”温素素一边提醒自己一边悄悄的将套装内的胸衣往上提了提。

“可惜。”被隔断视线的色狼依依不舍的收回了注意力,又开始和同事们谈笑起来。

……

宴毕,温素素婉言拒绝了同事们上茶楼的邀约,也轻笑着回避了众多男士绅士般要“护花”回家的“好意”,匆匆打的直奔心中温暖的牵挂。

推开门,屋内没有亮灯,一股呛人的烟味扑面而来。

……

在月光下,李浩靠在沙发上,手上还有一个烟头在一亮一亮。

‘你回来了。’看见妻子回家,李浩忙将手中的烟头熄灭,站起身来柔声说道,语气中没有半点责备。

温素素心中顿时一股温暖油然而起。

她没有开灯,走到丈夫身边轻拥着他,将今晚事情的起因轻轻的告诉给他。

‘我没有怪你,我知道要你做这样的事让你很为难,不管怎么样,素素,我永远爱着你。’

温素素没有言语,只是将丈夫搂得更紧了。

‘过几天,单位里有几个去外地培训的名额,我申请了,领导已同意。’李浩轻轻的说着。

温素素明了丈夫此话的潜台词,也知道他想给她创造一个宽松环境的同时,其实也想回避这种尴尬局面。

温素素还是没有说话,眼神柔柔的看着丈夫憔悴的脸颊,两只手勾上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住了丈夫的双唇。

顿时,一股难以抑制的欲望从李浩的下腹升起,他一把将妻子横腰抱起走进了卧室。

片刻之后,两人已是“赤诚相见”了,李浩没有急着进入妻子的体内,而是恋恋不舍的审视起眼前这将与别人分享的迷人肉体:

在月光下,妻子的长发散落枕边,秀美的容貌、绮缡的眼神让人骤然心动,在雪白的肉体上,两只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微微地颤动着,淡淡的乳晕,双峰上那两粒樱桃,尤其惹人喜爱,平滑的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平原中央是那小巧的脐眼,再下去,在小腹尽处是一丛浓密细长的阴毛,浑圆的臀部、修长的玉腿,真是美不胜收,大阴唇向两侧略微分开,里面那潮湿还隐约带着露珠的粉嫩细肉,一切显得无比诱人。

李浩想像着别的男人在肆意蹂躏这美好的一切,顿时精神陷入一阵亢奋中,他挺身将早已是硬得像铁棍一样的阴茎插入妻子的下体。

温素素见丈夫没有像往常一样先慢慢经过前奏就直捣花蕊,惊讶之余略一沉思就明白了丈夫所想,还好此时下体已是溪水潺潺,让他的阴茎顺利插入了她的阴道,饶是如此,她还是痛得皱起了眉头,但很快,温素素也被丈夫的“运动”和即将被别的男人的插入的想像刺激的高潮沓起、淫水四射……

李浩感受到身下妻子的变化,更是奋力抽插起来,彷彿要通过猛烈的交媾,把心中的郁闷也要随着激射的精液一同排出体外。

……

卧室中肉体‘啪、啪’的碰撞声和销魂的呻吟声搭配着在床上缠绕的两具肉体在朦胧的夜色中构成一幅让人血液沸腾、血管膨胀的春宫图。

猜你喜欢